手機版
1 1 1

百年大黨基層工作啓示錄(三):同吃同住同勞動

微信掃一掃 ×
收聽本文 00:00/00:00

作風紀律篇之一

同吃同住同勞動

  黨的許多工作能夠開展好,是因為我們黨與羣眾之間有牢固的“感情基礎”,建立了“魚水關係”“血肉聯繫”。如何做到這一點?一個重要的方法和經驗就是“同吃同住同勞動”,與羣眾打成一片。

  源自革命時期的優良傳統

  “同吃同住同勞動”的説法出現較晚,但類似的做法,在我們黨早期就十分普遍。比如,從三灣改編開始,毛澤東同志就廢除了中國數千年舊軍隊官兵不平等的惡習,在紅軍中帶頭實行官兵一致。

  在井岡山艱難的歲月裏,毛澤東同志與將士們同吃、同住、同生死、共患難,以自己艱苦奮鬥、清貧廉潔的品質為井岡山軍民樹立了榜樣。

  毛澤東同志當年的警衞員龍開富回憶説:“毛委員和戰士一樣艱苦,戰士吃什麼,他也吃什麼,戰士們穿什麼,他也穿什麼。”當年紅軍連長楊至誠回憶井岡山官兵平等情況時説:“我們在井岡山歲月中,從毛黨代表起,官兵生活都是一樣的。”

  顯然,最早的“同吃同住同勞動”主要指向反特權,逐漸地,它演變成一種優良作風和工作方法。

  在根據地推行土地改革時,黨員幹部通過與羣眾“同吃同住同勞動”等方式,瞭解土地所有權、僱傭關係等情況。在延安時期,從黨的領袖到八路軍戰士,均與老百姓同吃同住同勞動,奔赴延安的知識分子、文藝青年等,也積極效仿、踐行。這成為他們向黨靠攏的思想和行動基礎。

  “同吃同住同勞動”正式提出是在1950年土地改革時期。當時下鄉工作人員和貧苦農民一起“同吃同住同勞動”,與工農羣眾打成一片,運用“一把鑰匙開一把鎖”的方法,有力地推動了土改的進行。

  蹲下去才能看到螞蟻

  “同吃同住同勞動”作風的發揚和運用在黨的歷史上有許多經典案例。

縣委書記的榜樣焦裕祿(資料圖片)

縣委書記的榜樣焦裕祿(資料圖片)

  縣委書記的榜樣焦裕祿在河南蘭考縣治理“三害”時提出,蹲下去才能看到螞蟻。怎樣蹲下去?他要求領導幹部發揚土改時的優良作風,認真深入到農村各家各户,與羣眾同吃、同住、同勞動,使幹部羣眾打成一片。

  上世紀60年代,農村沒有飯店。幹部下鄉,必須自帶糧票和菜金,在農民家搭夥就餐。焦裕祿提出,幹部與農民同吃,要深入“飯場”。

  當時的農村,每到吃飯的時候,大家總愛端着飯碗出來,三五成羣,邊吃邊聊。久而久之,街頭、樹下,一些稍寬敞的地方,就形成了相對穩定的“飯場”,而家長裏短、村社新聞、生產救災等,就會成為飯場談論的內容。

  顯然,在焦裕祿看來,吃飯不是目的,只是一種媒介;通過與農民一起吃飯,與他們交朋友,聽真想法、瞭解實情才是最終目的。

  “同住”也是這樣,可以彼此聊天、談心,最大程度拉近與羣眾的距離。當然,同住並不意味着一定要住進羣眾的私宅,那樣可能給羣眾生活帶來諸多不便。近年的脱貧攻堅戰中,許多駐村工作隊員就是住在村部。

  “同勞動”的意義也很明顯,一方面能塑造幹部正確的勞動觀念,從思想感情上接近羣眾,防止因長期坐辦公室產生的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作風;另一方面,也能隨時發現實際工作中的問題,為科學施策提供準確的現實依據。

  鄧小平同志説,黨的組織、黨員和黨的幹部,必須同羣眾打成一片,絕對不能同羣眾相對立。如果哪個黨組織嚴重脱離羣眾而不能堅決糾正,那就喪失了力量的源泉,就一定要失敗,就會被人民所拋棄。

  把優良作風更好傳承下去

  黨的十八大以來,我國集中精鋭力量投向脱貧攻堅主戰場,全國累計選派25.5萬個駐村工作隊、300多萬名第一書記和駐村幹部。他們奮戰在扶貧一線,發揚“同吃同住同勞動”的作風,與羣眾打成一片,為脱貧攻堅戰取得全面勝利作出了巨大貢獻。

一名駐村幹部(左一)與村民一起插秧 楊文斌 攝

一名駐村幹部(左一)與村民一起插秧 楊文斌 攝

  脱貧摘帽不是終點,而是新生活、新奮鬥的起點。如何創造新生活?需要把黨的優良作風更好地傳承下去。

  首先,要真正尊重羣眾,認同羣眾。1942年,毛澤東同志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説:“只有代表羣眾才能教育羣眾,只有做羣眾的學生才能做羣眾的先生。如果把自己看作羣眾的主人,看作高踞於‘下等人’頭上的貴族,那末,不管他們有多大的才能,也是羣眾所不需要的,他們的工作是沒有前途的。”這句話在今天仍然振聾發聵,只有在思想上親近羣眾,才能在身體上與羣眾打成一片。

  其次,要帶着任務和目標深入羣眾。“同吃同住同勞動”不是演員體驗生活,更不是做做樣子,應該有比較明確的任務或目標。這個任務可以是調查研究,瞭解某一方面的情況,也可以是推動某一項具體的工作,比如歷史上的土地改革,最近幾年的脱貧攻堅等,當然也可以是一項綜合性的任務。總之,“同吃同住同勞動”不能走空,它要與羣眾關心的事結合起來,才能取得好的效果。

  第三,要注意學習運用羣眾喜聞樂見的表達方式、交往方式。現在不少幹部是所謂“三門幹部”,出了家門進校門,然後再進機關門,與羣眾直接打交道的機會不多,尤其需要走近羣眾,學説羣眾語言,學做羣眾工作。對於許多羣眾,你給他講大道理,正襟危坐地談話,不容易被接受,但如果和他一起坐在田坎上聊天,他或許很快就能敞開心扉。在這方面,年輕幹部需要向“老基層”多學習。

作風紀律篇之二

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

  中國共產黨為什麼能領導人民站起來、富起來、強起來?至關重要的一條經驗就是黨能始終順應時代潮流和人民期盼,選擇正確的前進方向。而這一切離不開一代又一代中國共產黨人深入基層、深入羣眾開展調查研究,對社會主要矛盾的準確判斷和把握。

  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:調查研究是我們黨的傳家寶,是謀事之基、成事之道,是做好各項工作的基本功。

  歷久彌堅的“傳家寶”

  自中國共產黨成立起,毛澤東等領導人就意識到,“到羣眾中做實際調查”“時時瞭解社會情況”的必要性和緊迫性。

  “沒有調查,沒有發言權”“調查就像‘十月懷胎’,解決問題就像‘一朝分娩’……”1930年5月,毛澤東同志在江西尋烏縣開展大規模社會調查,寫出了《反對本本主義》,首次系統提出了調查研究的理論、原則和方法。

  1941年,《關於調查研究的決定》發佈,指出“加重對於歷史,對於環境,對於國內外、省內外、縣內外具體情況的調查與研究”,並明確要求中央和各中央局、分局、省委等設置調查研究機關。

  新中國成立之初,為探索社會主義建設規律,黨中央多次倡導“全黨大興調查研究之風”。20世紀60年代初,針對“大躍進”等工作失誤和挫折,毛澤東同志又再次強調“一切從實際出發,不調查沒有發言權,必須成為全黨幹部的思想和行動的首要準則”。

  “文化大革命”結束後,面對國家封閉落後、社會思想僵化的現狀,以鄧小平同志為核心的中央領導集體,再次把“加強調查研究,聯繫實際解決問題”擺在突出位置。

  進入新時代,面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,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,進一步強化了調查研究在黨的工作中的基礎性地位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“調查研究不僅是一種工作方法,而且是關係黨和人民事業得失成敗的大問題”,並以身作則推動全黨大興調查研究之風。

  歷史關口指明方向

  百年黨史,也是一部調查研究史,尤其在重大歷史關口,一批關鍵性的調查研究活動,發揮了巨大作用,為革命和建設指明瞭前進方向。

  在建黨早期,典型調研是最常用的調查研究方式,毛澤東同志提出“要從個別問題深入,深入解剖一個麻雀”。他所做的一大批經典調研,堪稱“解剖麻雀”的範本。如《中國佃農生活舉例》,詳細調查了壯年佃農張連初的生產生活、收支情況,並分析指出“這就是中國佃農比世界上無論何國之佃農為苦,而許多佃農被擠離開土地變為兵匪遊民之真正原因”。

  系統的周密的社會調查,是決定政策的基礎。新中國成立後,在做出重大決策,制定全局性政策時,黨都注重開展專題調查研究。黨的八大召開之前,毛澤東等中央主要領導同志專門進行了一次全面、系統、深入的調查研究,寫出了《論十大關係》報告,首次系統提出走符合國情的社會主義建設道路的任務。

  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,面對改革開放過程中出現的新問題,鄧小平同志在1992年初深入改革開放前沿,進行了長達一個多月的實地調查,發表了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南方談話,為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廓清了迷霧、鋪平了道路,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從此走上了加快發展的軌道。

2019年7月15日,習近平總書記在內蒙古考察調研

2019年7月15日,習近平總書記在內蒙古考察調研

  進入新時代,黨的調查研究工作的系統性、全面性、專業性大大加強,調研體系也大為完善。針對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最大短板——農村貧困問題,習近平總書記進行了50多次調研,足跡遍及全國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,開創性提出並實施了精準扶貧戰略。在建黨百年之際,我國區域性整體貧困得到解決,完成了消除絕對貧困的艱鉅任務。

扶貧幹部楊精澤(中)與村幹部查看新修的防洪堤 楊文斌 攝

扶貧幹部楊精澤(中)與村幹部查看新修的防洪堤 楊文斌 攝

  寶貴經驗啓迪後人

  回顧黨的百年奮鬥史,一代又一代的中國共產黨優秀分子,給我們留下了搞好調查研究的寶貴經驗,這些理念和做法至今仍熠熠生輝。

  一是堅持問題導向,不能“為調查而調查”,要為解決問題開展調查研究。毛澤東同志鮮明地提出“調查就是解決問題”。問題是時代的聲音,我們黨幹革命、搞建設、抓改革,都是為了解決中國的現實問題。發現問題、聚焦問題,通過調查研究弄清問題的實質,找準癥結所在,進而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,是一切調查研究的根本目的。缺乏問題意識或者抓不準問題,就悶頭搞所謂調查研究,必定是空對空的形式主義。

  二是走好羣眾路線,放下架子、撲下身子,深入田間、廠礦、羣眾中去搞調查研究。只有真正深入羣眾、深入實際調查研究,才能聽到實話、察到實情、獲得真知、收到實效。尋烏調查期間,毛澤東同志與農民一起參加勞動,與各界羣眾面對面開調查會,掌握了大量第一手材料;在深圳特區調研時,鄧小平同志跟村支書一起算收入細賬,對小康目標有了更具體的認識;到貧困村調研時,習近平總書記經常揭開鍋蓋察看貧困户吃得怎樣。

  三是點、面結合,既注重“解剖麻雀”也要強化系統思維,做到典型調查與專題調查、全面調查研究的互補協同。通過對典型地區、典型事物抽絲剝繭式的調查研究,往往能夠從中發現一般性的規律,推而廣之指導更大範圍的工作。但同時,一些全局性問題,必須通過多視角、全方位的調查研究才能準確把握。

  四是用好“交換、比較、反覆”等調研老方法,掌握信息化時代新手段。陳雲同志曾提出,交換,就是互相交換意見,以對事物進行全面符合實際的瞭解。比較,就是上下、左右進行比較。所有正確的結論,都是經過比較的。反覆,就是決定問題不要太匆忙,要留一個反覆考慮的時間。當然,在運用黨在長期實踐中積累的有效方法的同時,也要適應新形勢、新情況特別是新技術的發展,進一步拓展調研渠道、豐富調研手段、創新調研方式,把現代信息技術充分運用到調研領域,提高調研的效率和科學性。

作風紀律篇之三

不拿羣眾一針一線

  “不拿羣眾一針一線”是革命戰爭時期,中國共產黨為軍隊制定的“三大紀律、八項注意”中的一條,是中國共產黨紀律工作的重要原點。百年黨史告訴我們,唯有守住羣眾紀律紅線,才能永遠把黨的事業與最廣泛的民心,牢牢系在一起。

  一條流傳近百年的紀律

  1927年10月,毛澤東同志率領秋收起義後的部隊向井岡山挺進時,隊伍中成分還很複雜,少數士兵無組織、少紀律。在向井岡山轉移途中,有戰士發現了一塊紅薯地,便搶着挖紅薯吃。

  毛澤東同志知道後很生氣,批評了這些士兵,後又宣佈了三項紀律:第一,行動聽指揮;第二,不拿老百姓一個紅薯;第三,打土豪要歸公。

戰士在演唱《三大紀律八項注意》(資料照片)

戰士在演唱《三大紀律八項注意》(資料照片)

  1947年10月10日,毛澤東同志起草了《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部關於重行頒佈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的訓令》,“三大紀律”最終確定下來:一切行動聽指揮;不拿羣眾一針一線;一切繳獲要歸公。

  由此,“不拿羣眾一針一線”作為中國共產黨人初心和使命的生動寫照,從革命戰爭年代到和平發展時期,在一代代共產黨人間薪火相傳。從遼瀋戰役中不食錦州百姓的一個蘋果,到解放上海後冒雨露宿街頭,人民解放軍在為人民扛槍、為人民打仗的過程中,始終謹記“不拿羣眾一針一線”,人民軍隊的優良作風,正由此奠定。

  新中國成立以後,毛澤東同志多次提出要用“三大紀律、八項注意”教育軍隊、教育幹部、教育黨員和人民。後來,黨的主要領導人都對“三大紀律、八項注意”作出了高度評價。2015年1月13日,習近平總書記在十八屆中央紀委五次全會上指出:“‘三大紀律、八項注意’就那麼幾條,很容易記,更容易執行。”

  守住紀律底線,百年初心如磐

  紀律是中國共產黨的生命線。歷史無數次證明,一個政黨、一支軍隊,如果沒有嚴明的羣眾紀律,就無法獲得最廣泛的人民羣眾的支持,最終只會陷入失敗。

武警官兵看望學生並與他們談心 趙眾志 攝

武警官兵看望學生並與他們談心 趙眾志 攝

  ——以弱勝強的致勝法寶。羣眾路線永遠是中國共產黨制勝的法寶。做好羣眾工作的重要前提就是守住羣眾紀律底線。

  解放戰爭時期,毛澤東同志在《建立鞏固的東北根據地》中寫道:“只要我們能夠將發動羣眾、建立根據地的思想普及到一切幹部和戰士中去,動員一切力量,迅速從事建立根據地的偉大斗爭,我們就能在東北和熱河立住腳跟,並取得確定的勝利。”

  事實證明,“不拿羣眾一針一線”的中國共產黨在東北建立了鞏固的根據地,獲得了來自人民的不竭力量。大肆“劫收”的國民黨,卻只能留下全套美式裝備,黯然退場。

  ——攻堅克難的關鍵力量。1998年抗洪,解放軍戰士露宿長江堤壩;2008年抗震救災,解放軍戰士倦睡汶川街頭。面對人民羣眾手捧的水果和泡麪,解放軍戰士一次次揮手謝絕。脱貧攻堅的戰場上,廣大黨員幹部不僅不拿羣眾一針一線,而且為羣眾送米送面。有幹部這樣總結:“不為錢來,不為利往,農民才能信你,才能聽你。”

  ——凝聚力量的不竭源泉。革命戰爭時期,有不少窮苦的少數民族青年積極參加紅軍,一個直接的原因,就是他們親眼目睹了紅軍和舊軍隊紀律的截然不同,並且由此認定紅軍是窮苦人自己的隊伍。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説,我們不舒服一點、不自在一點,老百姓的舒適度就好一點、滿意度就高一點,對我們的感覺就好一點。

  是底線,更是紅線

  政黨作為政治組織,一般都有章程,都要講規矩,但像中國共產黨這樣有嚴明紀律的政黨,世所罕見。一條“不拿羣眾一針一線”恪遵近百年,折射出中國共產黨對守住紀律紅線的高度重視。

  ——抓早抓小,是守住紀律紅線的前提。許多貪腐分子就是因為“一針一線”問題的失守,最終造成無可挽回的結果。江蘇省盱眙縣城管局原黨組副書記、副局長王小華因濫用職權罪、受賄罪入獄,他在懺悔錄中寫到:“我今天的一切,都是從一頓飯、一包煙、一瓶酒到一張卡,再到一千、兩千、三千、五千、一萬元積累而來的……”千里之堤毀於蟻穴。“不拿羣眾一針一線”,強調的就是抓紀律必須抓早抓小,防微杜漸。

  ——抓嚴抓實,是守住紀律紅線的關鍵。有人認為“不拿羣眾一針一線”過時了,是理想主義,拿一點吃一點是無所謂的小節。我們黨始終認為,紀律如果不嚴,口子一旦放寬,腐敗的大門就會洞開。

  黨的十八大以來,從中央政治局出台中央八項規定給自己立規矩,到修訂《中國共產黨廉潔自律準則》和《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》為全體黨員定標準……中國共產黨一方面保持懲治腐敗高壓態勢,形成不敢腐的強大震懾,同時強化監督制約,補齊制度短板,不能腐的制度籠子越扎越牢。

  ——抓根抓魂,是守住紀律紅線的根本。“不拿羣眾一針一線”看似事小,其實是理想信念的“試金石”。我們黨堅持人民至上,以人民為中心,始終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。拿了羣眾的一針一線,就是背離了黨所堅持的立場與秉持的宗旨。

  面向下一個百年,加強紀律建設永遠在路上。“不拿羣眾一針一線”,以樸素的話語詮釋了中國共產黨來自人民、為了人民、造福人民的不變宗旨,也將繼續作為大黨執政根基的紅線,提示千百萬黨員,民心向背,就在些微針線之間。

  延伸閲讀

  百年大黨基層工作啓示錄(一):“支部建在連上”,凝聚基層力量

  百年大黨基層工作啓示錄(二):羣眾意見是一把最好的尺子

發佈時間:2021年07月07日 09:46 來源:“半月談”微信公眾號 編輯:石光輝 打印